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谭某某等与宝鸡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作者:寇建军  发布时间:2012-10-24 15:18:57


谭某某等与宝鸡市xx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2009)宝渭法民初字第00965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宝市中法民一终字第00451号判决书

2. 案由: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谭某某,女,汉族,陕西省凤翔县人,农民,住陕西省凤翔县,系受害人母亲。

原告(被上诉人):杜某某,女,汉族,陕西省凤翔县人,农民,住陕西省凤翔县,系受害人妻子。

原告(被上诉人):胡某某,男,汉族,陕西省凤翔县人,教师,住山西省临汾市,系受害人次子。

被告(上诉人):宝鸡市xx医院。住所地宝鸡市渭滨区姜谭路8号。机构代码43536354-8。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寇建军;审判员:张媛;代理审判员:薛莲。

二审法院: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雷;代理审判员:白永世、邱有前。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1年6月10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1年11月18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⑴.原告诉称

2008年11月6日,患者胡某(系原告谭某某的儿子、杜某某的丈夫、胡某某的父亲)在被告处就诊,诊断为食管胸上段鳞癌,医生建议住院手术治疗。后于11月7日入院,11月14日早上8时开始手术,15时左右手术结束。术后患者出现烦躁不安等症状,医生、护士未行仔细检查,未引起足够重视,未给予相应处理。后患者烦躁、抽搐症状进行性加重,经原告反复多次告知、寻找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均置若罔闻,未采取任何具体治疗及检查措施。由于被告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延误抢救、治疗时机,漠不关心使患者未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以致病情恶化导致死亡。给原告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心理伤害及人生的变故。

⑵.被告辩称

被告当时对患者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常规,不存在过错,经宝鸡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被告的诊疗行为符合治疗原则,患者出院后死亡的结果与被告无关,故不承担赔偿责任;纠纷发生后,双方已签订赔偿协议,原告不能再要求其进行赔偿;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的鉴定结论,因其鉴定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内容违反客观事实,且没有执行回避制度,故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要求法院依据医疗事故鉴定结论裁判或者重新进行鉴定。

2.一审事实和证据

2008年11月4日,受害人胡某在被告宝鸡市xx医院门诊检查,同年11月7日其病情被诊断为:1、食管胸上段鳞癌;2、慢性浅表性胃炎;3、十二指肠炎;4、十二指肠囊肿,并于当日住院治疗。后根据受害人胡某病情,被告宝鸡市xx医院建议实施进行手术治疗,经受害人胡某家属同意手术治疗并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2008年11月14日,被告宝鸡市中心医院对受害人胡某进行了手术治疗。同日下午6时5分,受害人胡某突发呼吸骤停,被告宝鸡市xx医院进行抢救,受害人胡某呈深昏迷状态,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后被告宝鸡市xx医院多次组织会诊,并邀请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教授进行会诊,受害人胡某的病情经诊断为缺血缺氧性脑病。2008年11月28日,受害人胡某长子胡某某以其及原告杜某某、胡某某名义与被告宝鸡市xx医院达成医疗纠纷赔偿协议,由被告宝鸡市xx医院一次性赔偿胡某某及原告杜某某、胡某某医疗费等各项费用45000元,预先支付20000元,剩余25000元在协议经人民法院调解确认后一次性支付。协议达成后,胡某某从被告宝鸡市xx医院领取现金20000元。后被告宝鸡市xx医院给受害人胡某某办理了自动出院,其出院后当日在家中死亡。2008年12月23日,原告杜某某与被告宝鸡市xx医院发生纠纷,并于当日在被告宝鸡市xx医院病案室封存涉及受害人胡某的病案材料。2009年6月16日,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以医疗损害赔偿纠纷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2009年7月13日,被告宝鸡市xx医院向本院提出医疗事故鉴定申请。经本院准许,由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宝鸡市医学会进行鉴定。2010年1月12日,宝鸡市医学会做出宝医鉴(2010)00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为本案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2010年5月10日,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提出司法鉴定申请,要求对被告宝鸡市xx医院在受害人胡某的医疗行为中是否存在医疗过失和医疗过失与受害人胡某缺血缺氧性脑病及死亡损害结果间的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后经本院准许,由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0年10月18日,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出鉴定结论:“宝鸡市xx医院在患者胡某病情的治疗行为中存在医疗过失,该医疗过失行为是缺血缺氧性脑病及死亡损害结果的主要原因,相关度评定为75%。” 

另查明,受害人胡某某死亡后近亲属为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及其长子胡某某。2009年7月29日,本院告知受害人胡某长子胡某某可以参加本案诉讼,但其出具书面意见,其放弃要求被告宝鸡市xx医院赔偿的权利,不参加本案诉讼。

再查明,2009年陕西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30293元,2010年陕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695元,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为3794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被告宝鸡市中心医院病案材料、住院医疗费票据、门诊费票据,宝鸡市医学会宝医鉴(2010)00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票据,交通费票据等在卷证实。

3.一审判案理由

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权依法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受害人胡某在被告宝鸡市中心医院就诊,其病情被诊断为食管胸上段鳞癌CT2N1M0,被告宝鸡市xx医院对其采取手术治疗符合治疗原则,术前也尽到了知情告知义务,经过宝鸡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的确认,结合相关病案材料,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案焦点问题之一是被告宝鸡市xx医院的诊疗活动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应进行重新鉴定。对此,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的“3、宝鸡市xx医院在术后病情观察及处理上未尽到其作为专业人员应尽的注意义务、预见义务及结果回避义务,虽然对患者未清醒、烦躁不安等情况进行的医学处理无明显不当,但依然应对患者呼吸、心跳骤停的发生负有一定的责任。4、宝鸡市xx医院在患者胡某出现呼吸、心跳骤停后的救治过程中,存在救治不及时、措施不力的情节,致使自主心跳恢复时间延迟,存在明显的医疗过失。结合患者术前病情及检查情况分析,该医疗过失行为是导致缺血缺氧性脑病及死亡损害结果的主要形成原因。5、宝鸡市xx医院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的相关度评定为75%”分析意见中认定被告宝鸡市xx医院存在过错责任,这与宝鸡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鉴定结论为本案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在分析意见中载明“术后出现呼吸骤停是一种术后并发症,医院救治措施正确,但在某些环节上做得有缺陷:如呼吸心跳骤停后,未能及时插管施行机械通气;住院病程记录与出院记录有不符之处(病程记录中手术顺利而出院记录中为手术不顺利)”中被告宝鸡市xx医院在诊疗活动中存在缺陷的主要意见一致,故应认定本案被告宝鸡市xx医院存在过错。被告宝鸡市xx医院以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内容违反客观事实,且没有执行回避制度,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要求法院重新进行鉴定,本院要求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宝鸡市xx医院提出的质疑进行答复,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也进行了书面答复,结合本案其他证据,该鉴定程序合法,且无回避的事由,故其提出重新鉴定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故对于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结论意见应作为本案定案依据,被告宝鸡市xx医院对于给受害人胡某造成的损害结果应承担75%的过错责任。

本案争议焦点问题之二是关于2008年1月28日,受害人胡某长子胡某某以其及原告杜某某、胡某某名义与被告宝鸡市xx医院达成的医疗纠纷赔偿协议的效力问题。由于原告杜某某、胡某某均认为其未签订或委托受害人胡某长子胡某某签订该协议,事后也未予追认,且另一权利人原告谭某某也未签订该协议,故认定该协议为无效协议。受害人胡某长子胡某某作为受害人胡某的近亲属未参加本案诉讼,并向本院提交书面意见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不参加本案诉讼,系其对民事诉讼权利的处分,不影响本案诉讼的进行。但其因本案事由从被告宝鸡市xx医院处领取的20000元,应在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获得赔偿的数额中予以扣除。

本案争议焦点问题之三是受害人损失的认定问题。本案原告主张的损失为:医疗费42270.9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30元、护理费2500元、交通费200元、丧葬费15146.50元、死亡赔偿金3139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0650元、鉴定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等共计450297.44元,对以上各项费用逐一认定。原告主张的医疗费42270.94元。依据双方无异议的住院费用结算单和门诊医疗费用结算收据,该费用中其中389.20元为门诊治疗、检查费用,本院予以确认。该费用中其中40381.74元为住院医疗费用,包括医保经办机构应支付金额25434.58元,受害人个人负担金额9896.12元,医院负担金额5051.04元。对此,原告要求进行全部赔偿,但受害人已参加了宝鸡市城镇基本医疗保险,本次损害所致的实际损失仅为9896.12元,根据“损失填补”原则,被告宝鸡市xx医院只须对受害人的实际医疗费损失进行赔偿。原告主张医疗费中还包括会诊费1500元,虽未提供相应票据,但被告未提出异议,且有被告邀请外单位医院医生对受害人进行会诊的事实,故对该费用本院予以确认。故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中合理费用应为11785.32元,其主张不当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630元。原告住院21天,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630元(30元/天×21天),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护理费2500元。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护理人员误工实际减少的收入数额,但存在其护理的事实,故本院酌定为1000元,其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护理费200元,其主张的该费用,本院酌定为100元,其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丧葬费15146.50元(30293元/年÷12×6月)。其主张的该费用,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313900元(15695元/年×20年)。其主张的该费用,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40650元。原告谭某某做为受害人的母亲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2710元(3794元/年/×5年÷7),其年龄超过75岁,有子女7人,其该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杜某某做为受害人的妻子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37940元,经查,其并非丧失劳动能力和无生活来源,故对其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鉴定费5000元。该费用为合理费用,有票据佐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根据本案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的该项主张数额过高,本院酌定为20000元,其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的上述损失数额中:医疗费11785.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30元、护理费1000元、交通费100元、丧葬费15146.50元、死亡赔偿金3139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710元、鉴定费5000元,合计350271.82元。结合鉴定结论,应由被告赔偿350271.82元的75%即262703.86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共计282703.86元,扣除被告已付的20000元,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62703.86元。

4.一审定案结论

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⑴.被告宝鸡市xx医院赔偿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各项损失262703.86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⑵. 驳回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090元,由被告宝鸡市xx医院负担5490元,由原告谭某某、杜某某、胡某某共同负担3600元。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诉称:

本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原判决所依据的司法鉴定书失实,赔偿金额超出损害结果的损害范围,且医患司法已达成处理协议,请求撤销原判,依法重新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辩称: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五)二审判案理由

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权依法受法律保护。本案病例虽不构成医疗事故,但患者胡某在接受宝鸡市中心医院医疗服务后死亡,经宝鸡市医学会和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认为“患者胡某在术后出现呼吸骤停是一种术后并发症,医院救治措施正确,但在某些环节上做得有缺陷:如呼吸心跳骤停后,未能及时插管施行机械通气;住院病程记录与出院记录有不符之处(病程记录中手术顺利而出院记录中为手术不顺利)”,故作为医疗机构的宝鸡市xx医院应对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于司法鉴定,本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共同签字并经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选定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双方当事人分别按时向鉴定机构提交了陈述材料及答辩材料,上诉人虽然对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持有异议,但上诉人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该鉴定意见书有鉴定结论不实、程序违法等情况,故上诉人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规定:“……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已经发生的费用、死亡赔偿金以及精神抚慰金,应当一次性给付”,本案患者胡某在接受上诉人宝鸡市xx人民医院医疗服务后死亡,被上诉人作为其近亲属在精神上遭受了巨大打击,承受了一定的痛苦,应该得到相应的抚慰,故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2008年1月28日,患者胡某长子胡某某以其及被上诉人杜某某、胡某某名义与上诉人宝鸡市xx医院达成的医疗纠纷赔偿协议,由于被上诉人杜某某、胡某某均未签订或委托患者胡某长子胡某某签订该协议,故该协议对被上诉人没有约束力,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应予维持。

(六)二审定案结论

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一款(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090元由上诉人宝鸡市xx医院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七)解说

本案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如下:

1、关于诊疗活动中医疗机构过错责任的认定问题。近年来,医疗损害赔偿案件成为人民法院审理侵权损害赔偿案件中的难点。在《侵权责任法》实施前,审理医疗损害赔偿案件存在两个“二元化”问题。一是鉴定的二元化,既有医学会的医疗事故鉴定,又有归于医疗过错的司法鉴定;二是法律适用的二元化,既有适用《医疗事故条例》的规定,又有适用《民法通则》和《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本案纠纷发生在《侵权责任法》实施前,所以既经过了医学会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又经过了人民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本案在审理中,根据上述两个鉴定认定的事实,依据《民法通则》和《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认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责任,依法判决其承担了相应的赔偿责任。可以看出,由于上述“二元化”问题,导致医疗侵权赔偿案件处理的复杂化,影响了司法的权威性。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民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确立了医疗损害侵权责任构成要件及其责任承担主体的规定,解决了此前司法实务中认识上的不统一,不再区分医疗事故与非医疗事故。但是,目前在司法实务中仍存在延续以往的审判模式的现象,这有待最高人民法院适时的出台相应司法解释,以规范审理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的裁判。

2、关于案件审理过程中的重新鉴定问题。医疗损害的发生往往存在诸多因素,所以在根据医疗机构过错责任确定损害赔偿比例时,势必根据专业机构的鉴定结论进行确定,这致使在审理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中,鉴定结论成为双方当事人的争点,而对于是否进行重新鉴定分歧更为明显。对此,应该准确把握《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二十七条的相关规定。同时,在实务中应该清醒认识到鉴定结论只是证据之一,不具有当然的证明力,应从程序性和实质性进行严格审查,慎重启动重新鉴定,避免出现案件审理期限冗长,增加当事人的诉累的情形。

第1页  共1页

编辑:赵晓波    

文章出处: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