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被告人数罪减轻处罚的运用

作者: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 冯文科  发布时间:2009-11-16 09:13:35


被告人数罪减轻处罚的运用

(陕西省宝鸡市渭滨法院  冯文科)

【裁判要旨】被告人犯数罪,被告人有法定处罚情节的,应当分别就单罪裁量刑罚后,然后数罪并罚,决定刑罚。

【案号】(2008)宝渭法刑初字第260号

【案情】

公诉机关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大海,男

被告人马卫东,男

被告人李存孝,男

被告人杨立军,男,

被告人刘明,男

被告人吴常,男,

被告人梁伟,男

被告人左记晓,男

被告人王智,男

公诉机关指控:

1、2007年5月23日晚9时许,被告人刘大海、杨立军、刘明、胡军(化名)(另案处理)等四人采用拦截、言语威胁等手段,在宝鸡市石油中学门口胡同里抢劫该校学生蒋越(化名)银白色迪比特5688型手机一部(价值200元)、现金20余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220元。

2、2007年5月28日19时许,被告人刘大海伙同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王智等人,在宝鸡市渭河公园胜利桥下采取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陶铸CECT FG525型手机一部(价值890元)、杨志摩托罗拉E375手机一部(价值520元),被抢手机价值共计1410元。

3、2007年5月29日晚10时许,被告人杨立军,刘明采用暴力手段,在姜谭路三合村后河堤抢劫被害人宋丹(化名)CECT FG525型手机一部(价值350元),现金30多元,后宋丹带人在“自由岛”网吧找到杨、刘二人,对其殴打并索回被抢财物。杨、刘二人为报复宋丹,打电话叫来刘大海、李存孝、马卫东三人,在“常来常往”网吧门口,杨立军、刘明、李存孝、马卫东四人对宋丹拳打脚踢,刘大海用砍刀将宋丹背部砍伤造成开放性血气胸、肺破裂并发呼吸困难,经法医鉴定属重伤。

4、2007年5月30日21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三人在宝鸡市中北学院后围墙垃圾台处持刀抢走被害人陈金龙CECT N73型手机一部(价值380元)、现金70元、杨锋现金34元、屈少云侨兴CS512手机一部(价值900元)、现金1元、王蔡攀现金23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1488元。

5、2007年5月31日21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王龙(另案处理)4人在岐山县体育厂内采用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王宏博现金60元、银行卡等物品。

6、2007年6月1日22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梁伟、左记晓五人在宝鸡市长岭技校对面铁路边采取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惠向敏波导D607型手机一部(价值1100元)、现金20元,王峰高新C218型手机一部(价值520元)、现金2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1642元。

以上犯罪事实所涉及的赃款赃物,除被害人宋丹的被抢物品被追回外,其余被抢七部手机均被被告人刘大海等人变卖与赃款一起挥霍。

据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梁伟、左记晓、王智犯抢劫罪,被告人刘大海、杨立军、刘明、马卫东、李存孝犯故意伤害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庭审中,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梁伟、左记晓、王智表示认罪服法,请求从轻处罚;被告人马卫东辩称,其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依法减轻处罚,在其参与的抢劫和故意伤害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李存孝辩称其未参与殴打被害人宋丹,其辩护人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李存孝犯抢劫罪不持异议,对指控李存孝犯故意伤害罪持有异议,没有证据证明李存孝殴打被害人,被告人李存孝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依法减轻处罚,在其参与的抢劫和故意伤害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李存孝有坦白情节,应以自首论,其在公安机关审讯时受伤,建议减轻处罚。被告人杨立军辩称,其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依法减轻处罚,公安机关依据被告人所提供的线索,抓获其他被告人,属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在被害人宋丹被砍伤后主动将被害人送到医院进行救治,属悔罪表现,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明辩称,其在参与的第二起抢劫中未拦截和威胁被害人。

【查明】1、2007年5月23日晚9时许,被告人刘大海、杨立军、刘明、闫超(另案处理)等四人采用拦截、言语威胁等手段,在宝鸡市石油中学门口胡同里抢劫该校学生蒋越银白色迪比特5688型手机一部(价值200元)、现金20余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220元。

2、2007年5月28日19时许,被告人刘大海伙同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王智等人,在宝鸡市渭河公园胜利桥下采取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陶铸CECT FG525型手机一部(价值890元)、杨志摩托罗拉E375手机一部(价值520元),被抢手机价值共计1410元。

3、2007年5月29日晚10时许,被告人杨立军,刘明采用暴力手段,在姜谭路三合村后河堤抢劫被害人宋丹CECT FG525型手机一部(价值350元),现金30多元,后宋丹带人在“自由岛”网吧找到杨、刘二人,对其殴打并索回被抢财物。杨、刘二人为报复宋丹,打电话叫来刘大海、李存孝、马卫东三人,在“常来常往”网吧门口,杨立军、刘明、李存孝、马卫东四人对宋丹拳打脚踢,刘大海用砍刀将宋丹背部砍伤造成开放性血气胸、肺破裂并发呼吸困难,经法医鉴定属重伤。杨立军、刘明与刘科礼、李侨侨将被害人宋丹送到宝鸡市中心医院急诊治疗。

4、2007年5月30日21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三人在宝鸡市中北学院后围墙垃圾台处持刀抢走被害人陈金龙CECT N73型手机一部(价值380元)、现金70元、杨锋现金34元、屈少云侨兴CS512手机一部(价值900元)、现金1元、王蔡攀现金23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1488元。

5、2007年5月31日21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王龙(另案处理)4人在岐山县体育厂内采用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王宏博的现金60元、银行卡等物品。

6、2007年6月1日22时许,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梁伟、左记晓五人在宝鸡市长岭技校对面铁路边采取持刀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被害人惠向敏波导D607型手机一部(价值1100元)、现金20元,王峰高新C218型手机一部(价值520元)、现金2元。被抢财物价值共计1642元。

以上六起事实所涉及的赃款赃物,除被害人宋丹被抢手机追回并发还被害人外,其余被抢七部手机均被被告人刘大海等人变卖与赃款一起挥霍。

另查明,公安机关根据被告人杨立军提供的线索,抓获了被告人闫超。

【裁判】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梁伟、左记晓、王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结伙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吴常、梁伟、左记晓、王智所犯抢劫罪名成立;被告人刘大海、杨立军、刘明、马卫东、李存孝以报复他人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伤害他人,造成被害人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刘明所犯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关于抢劫犯罪,各被告人共同实施抢劫,已构成共同犯罪,犯罪中分工合作,行为积极,应按照其各自参与的犯罪处罚;故被告人马卫东、及被告人李存孝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在其参与的抢劫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依法减轻处罚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刘大海、李存孝实施抢劫5次,被告人马卫东实施抢劫4次,被告人杨立军、刘明实施抢劫3次,均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规定,应当依法严惩;被告人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左记晓、王智在其各自参与的全部犯罪时均不满十八周岁,被告人左记晓犯罪情节轻微,符合《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减轻或从轻处罚,综合全案情节,决定对被告人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王智减轻处罚;故对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减轻处罚的辩解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故意伤害犯罪,被告人杨立军、刘明为报复被害人宋丹,打电话叫来刘大海、马卫东、李存孝共同伤害被害人身体并致被害人重伤,已构成共同犯罪。其中,刘明打电话叫人,熊卫东积极寻找被害人,刘大海用刀砍伤被害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属主犯;被告人李存孝、马卫东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被告人李存孝及其辩护人虽辩称李存孝未参与殴打被害人宋丹,但证人刘科礼、王智证实李存孝参与殴打,故本院对被告人李存孝及其辩护人上述辩解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马卫东、李存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比照主犯从轻、减轻处罚;故被告人马卫东及被告人李存孝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马卫东、被告人李存孝在故意伤害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依法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被告人马卫东、杨立军、被告人李存孝的辩护辩称,被告人在其各自参与故意伤害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应当依法减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

被告人刘大海、杨立军、刘明、马卫东、李存孝除实施抢劫犯罪,还实施故意伤害犯罪,应当按照《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实行数罪并罚。

被告人杨立军提供线索,公安机关据此抓获被告人闫超的行为,符合《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立功,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考虑案件情况,对被告人杨立军从轻处罚。被告人熊卫东、刘明主动将被害人送到医院救治属悔罪表现,可酌定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刘大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一万三千元,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一万三千元,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被告人马卫东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九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九千元。

被告人李存孝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八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九千元。

被告人杨立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六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六千元。

被告人刘明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被告人吴常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梁伟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左记晓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六千元。

被告人王智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四千元。

【评析】本案是一起被告人犯数罪的案件,被告人在犯罪中,未成年被告人犯有数罪,如何处罚;多起犯罪中,其中的某一起,被告人是从犯,应当如何处罚;被告人犯数罪又有立功情节,应当如何处罚,成为本案的焦点。

一、未成年人被告人犯数罪,应当如何处罚。刑法没有处罚的次序,到底对被告人犯数罪,是数罪并罚后,从轻或减轻处罚;还是逐罪从轻或减轻处罚,是刑事司法的难题。刑法第十七条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此条所规定的犯罪是指刑法分则所指单独犯罪,还是包括被告人所犯数罪,不无异议。如果认为刑法第十七条规定所规定的犯罪是指刑法分则所指单独犯罪,就应当对被告人所犯之罪,逐一适用从轻或减轻的规定,进行量刑,然后数罪并罚。如果认为刑法第十七条规定所规定的犯罪包括被告人所犯数罪,对于所犯数罪的被告人,就应当先数罪并罚,然后从轻或减轻处罚。考虑到刑法的功能是为了有效减少犯罪,犯罪越少越好,而且对于数罪并罚后的从轻减轻,没有规定裁量标准,刑法第十七条规定所规定的犯罪解释为是指刑法分则所指单独犯罪比较适宜,因为刑法分则规定了量刑幅度,可以准确适用减轻的规定。对被告人所犯数罪,逐一考虑情节量刑后,依法数罪并罚。本案中被告人马卫东、李存孝、杨立军、左记晓、王智在抢劫犯罪过程中,不满18周岁,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马卫东、杨立军、李存孝还犯有故意伤害罪,亦应该减轻处罚。然后在数罪并罚是适当的。

二、被告人立功应当如何处罚,在被告人犯有数罪,立功的效力是及于一罪,还是及于数罪。《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 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此条所规定的犯罪是指刑法分则所指单独犯罪,还是包括被告人所犯数罪,不无异议。如果认为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所规定的犯罪是指刑法分则所指单独犯罪,就应当对被告人所犯之罪,逐一适用从轻减轻的规定,进行量刑,然后数罪并罚。如果认为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所规定的犯罪包括被告人所犯数罪。此处的犯罪应当解释为包括被告人所犯数罪,然后就逐项犯罪,适用从轻或减轻的原则进行量刑,然后再数罪并罚。本案中,被告人杨立军有立功表现,对其所犯抢劫罪和故意伤害罪,从轻处罚。

三、被告人多次实施抢劫犯罪,如果有从犯的情形如何处罚。《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此处抢劫的含义是什么,司法实务界和理论界存在较大的争议,一是抢劫的犯罪形态上,此处的抢劫含义是抢劫既遂,包不包括犯罪未遂、中止、预备,犯罪的停止形态历来争执不休,我们认为对于这种危害极大的犯罪,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出发,有严格使用的必要,限定为既遂比较合理。二是关于从犯抢劫三次以上,能不能认定为多次抢劫,我们认为这是刑事责任能力的问题,应当认定为多次抢劫,有助于遏制犯罪。

四、本案例的公布同样面临法律问题的选择。被告人犯罪时未成年,审判时成年。是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宣告判决一律公开进行,将判决形成的案例公开,还是依照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规定,不得披露未成年被告人的身份信息,予以公布?笔者认为,在研讨案例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之间需要适当的平衡,未成年人犯罪,成年后被审判,在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不能因为研究,就将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公布,本案的被告人均为化名。

第1页  共1页

编辑:冯文科、赵晓波    

文章出处:原创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