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院简介 -> 法官风采

做一名无愧于人民的法官 宝鸡市渭滨区法院刑庭庭长 赵志军

作者: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09-11-12 09:31:46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赵郭海与赵志军合影


做一名无愧于人民的法官 宝鸡市渭滨区法院刑庭庭长 赵志军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我非常荣幸的又一次作为全省法院系统先进模范事迹报告团的成员向大家汇报工作。我汇报的题目是:“做一名无愧于人民的法官”

     从一名普通的退伍战士,成长为一名基层法院的刑事审判庭长和全国模范法官,我所走过的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二十多年前,二十岁出头的我,除了血气方刚外,还充满着稚气。那时,我并不完全理解“人民法官”这个称谓对一个人来说,真正意味着什么。多年来,是党组织和领导、同志们的教育和帮助,才使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民法官、代表着公平和正义;能当一名法官,除了应感到光荣和自豪外,还意味着,我们的肩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而要当好一个法官,就必须做到,对法律,无比忠诚;对人民,无限热爱;做到在任何时候,都敢于用实际行动、甚至不惜用鲜血和生命去捍卫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的荣誉、捍卫党和人民的利益。

   一九九八年九月,宝鸡市发生了一起震惊山城的绑架案,河北省无业人员吕某等三人经过周密策划,用铁锤砸开我市一个体户张某家的房门,打伤无辜邻居,将张某绑架到河北某地,并以撕票相要挟,从张家勒索走现金三十二万元。

主犯吕某归案后,其家人为了减轻其罪责,千方百计搜罗了许多所谓的证据,企图证明吕某是河北某厂的厂长、与张某之间有“债务”关系,吕某是为了“索债”才拘禁张某的。案件起诉到法院后,相关证据也摆到了我的案前。按照我们的行话说,称的上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似乎天衣无缝。

  

      通过对案件的审理,我的心头升起了一片片疑云。我发现,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从未见过面,也素不相识,是怎么形成的债务关系呢?我果断的向审委会提出了对相关证据进行重新核实的意见,并得到了领导的支持。

      当我决定要对证据进行核实后,不少人慌了手脚。一天,我外地的一个战友打电话告诉我,他来宝鸡出差,住在某部队招待所,请我过去聚一聚。我赶过去后,见已摆好了一桌酒席。战友说,今天来,一是想看看你,二是带来了一个朋友想见一下你,是河北来的。我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说,今天的饭我是吃不成了,你的朋友我也不能见,说完,我起身就走。战友急忙拦往我,指着一个密码箱说,你不见也行,只求你帮一把,那个案子就按非法拘禁判。这三十万,全由你支配。我笑了笑,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解释,转身就走了。

 

被害人得知被告人亲友在四处活动的消息后,生怕我受到干扰,也托人送来了一万块钱,但我同样拒绝了。我对送钱的人说,你回去告诉他,如果得了受害人的好处,才给受害人伸冤,是我们法官最大的耻辱。以为只有送钱送物才能让法官公道办事,也是对法官的羞辱!

     为了不放过罪犯,也不冤枉无辜,我和检察院、法院的几名同志奔赴河北,反复对有关证据进行了核实,最后查明,主犯吕某所谓“厂长”的头衔是假的,与被害人之间有生意往来是假的,与被害人之间有债务关系也是假的。办案期间,还有人打来匿名电话说,你这么固执,脑袋还想不想要了?我只回答了二个字“随便”,就挂上了电话。案件经过审理,先后归案的二名被告人最终被我院以犯有绑架、抢劫、故意伤害罪分别被判处16年、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案件审结后,被害人给人大、政法委写了一封信、信中除详细叙述了他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思想变化外,最后写道,通过这起案件的审理,使我端正了对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的认识,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会有这样的法院,才会有这样的法官!

     我认为,要做一个合格的法官,除了要作到清正廉洁外,还要具备过硬的业务素质,作到公正办案、正确办案,把所有的案件都办成铁案。

我在基层法庭当庭长时,审理过一起债务纠纷案件。庭审中,原告当庭出示了被告所写的“欠款九万一千元”的借据,而被告呢,又出示了一张原告所写的“九万一千元欠款已还清”的字据,被告说他是在给原告还款时,原告说借条丢了,在借条无法收回的情况下,才让原告写下了这张字据。并且,被告的律师已委托有关部门进行了鉴定,证实这张字据确实是原告所写。看着被告出示的这张字据和鉴定论,原告除了放声大哭外,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告则是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通过庭审,我发现这个案子疑点很多。为了弄清案件的真相,我带着案卷专门去上海,到司法部司法鉴定研究所请求重新鉴定。当时,为了节约经费,我住的是最便宜的旅社,几乎天天吃的是方便面。为了能早些拿到鉴定结论,每天鉴定所一上班,我就赶到人家的办公室,帮人家打水、扫地。鉴定所的同志们被感动了,他们立即组织了四名教授,用了十天时间,作出了结论,认定被告所出示的字据是一起罕见的、利用科技手段,将原告写给被告信件中的有关字句,经过剪接、伪造而成的假证。九万一千元终于完璧归赵。由此,我也和司法部门司法鉴定所的同志们结下了深深的友谊。后来,我院干警以此为题,撰写的“无懈的锁链”一文,还获得了中国法学会的优秀论文奖。

     我常常想,是人民养育了我,我要真心实意地为他们服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回报人民。多年来,经常有群众或通过来信来电、或登门向我寻求帮助。我不论在工作之中还是在工作之余,只要是群众需要我,都能尽最大的努力为他们提供服务。

     2004年,宝鸡市一位年近80岁的离休老干部,因再婚问题与50多岁的儿子发生了矛盾。儿子和儿媳拉了一汽车家具强行搬进了老人的住所,把二位老人赶到了家中一间小小的房子里。老人拄着拐杖找儿子的单位,找市上的领导,要求对儿子进行教育,或者打官司。可儿子的态度十分强硬,虽经各方面多次做工作,仍然声称,不同意父亲再婚,他是来伺候父亲的,宁死也不搬出。无奈之下,老人听说我是一名全国的模范法官,便找到市上领导,点名要求让我去解决问题。我接受了任务后,通过双方的单位、邻居对老人和儿子的基本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原来,老人戎马一生、革命了一辈子,除含辛茹苦养大了儿女外,把孙子都供上了大学。原本家庭十分和睦。他的儿子是怕老人去世后,家产落到继母手里,才出此下策的。儿子也是个很朴实的老工人,还当过厂里多年的先进。但文化水平不高,也确实是个法盲。我认为,这样的家庭,如果只是简单的通过诉讼来解决矛盾,对家庭的长久和睦不利。

于是,我把双方单位的相关领导到约到了老人的家里。可没想到,别人一介绍我的身份,儿子就跳了起来,他大声说,我也懂法。我们没有向法院起诉,你是法官也无权干涉我们的家事,请你出去。其实,儿子的这种态度,我是早已预料到的。我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对他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首先,我到你家来,就是客人,你要有起码的尊重。其次,我是一个刑事法官,并不是专门搞调解工作的。我是敬仰你父亲的为人,相信你的品德,不愿看着你们父子之间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而走向反目为仇的地步,才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来给你们讲一些道理的。这样吧,你给我三十分钟时间,你觉的我说的对,就继续听我讲,觉得我说的不对,我马上就走,你看行不行?这时,在别人的劝说下,他勉强点了点头。我立即抓紧机会,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深入浅出的给他讲了法律关于公民之间权利、义务以及婚姻法、继承法的一些具体规定。然后,我又针对他提出来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回答。三十分钟过去了,我的谈话逐渐吸引了他,现场的紧张空气得到了缓和。这时,我又不失时机的把儿子单独叫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并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与他共同回忆了多年来老人帮助儿子、抚养孙子的过程和老人丧偶后的艰辛,同时指出了他的行为的违法性和可能带来的法律后果。儿子慢慢的低下了头,眼睛湿润了。我见已基本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就趁势半开玩笑的说,幸亏我来得早,假如你父亲起诉到了法院,法院肯定会来排除妨害,法警会强制把你的那些东西搬到楼下去,你要阻拦,还会处罚你。你父亲可是名人,说不定记者也会来。你们老家的人要知道了,会怎么说呢?一定会说,这老人英雄了一辈子,后人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到那时候,你还有啥脸见人呢?经过反复做工作,老人的儿子终于有了认识。他说,我现在也觉得你说的对。可是,事情已闹到了这一步,我这一走,以后父亲肯定不会让我进门了。我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先给你父亲当面承认错误,如果他还不原谅,以后每逢星期天,你就买点东西来看他。不让进门你就说上几句好听的话放下东西走。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我就不信老人会是铁石心肠。儿子听后连声说好。这时,正在门外偷听动静的老人推开门一步冲了进来,激动的大声说道,娃呀,你只要能这样对待我,天下那有不认儿子的父亲呢?儿子也当面向父亲、继母承认了错误。就这样,一场历经一年多的家庭矛盾终于化干戈为玉帛。父子俩至今和好如初。

作为一个法官,我没有什何其他爱好。更多的时间我是在想,党培养了我,人民养育了我,我怎样才能把案件办好,怎样才能多做一些对党、对人民、对法院建设有益的事;怎样才能以实际行动,来实践“司法为民”这个主题。

2004年十月份,我受理了一起盗伐林木案件。案件很普通,大家都经常在办。案情也很简单:被告人李杨春和王虎林是凤县山区的农民,当年三月份,二人为了点种木耳,在宝鸡市马头滩国有林场分别盗伐林木7.4立方和8.3立方用于做木耳棒。按照刑法的规定,二人的行为应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可案件正在审理,我就接到了二人所在乡政府、村委会及许多村民的来信,称二人平时表现尚好,盗伐林木确实属一时的行为,请求法院从轻处罚,并请我一定到村上去看一看。于是,我带着疑惑,驱车去了凤县,又步行了十几里山路,来到了二被告人所在的村子。一看、一了解,我立即被震惊了。这两家人是村里的特困户,一个是上门女婿,岳母是残疾人,女儿还考上了大学。另一个呢,孩子三岁,母亲常年有病,卧床不起。二人都是家里的唯一劳动力,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两家人身上衣衫蓝缕、补丁摞补丁,住的房子摇摇欲坠,中午的主食就是煮熟了的土豆。如果用一贫如洗来形容这两个家庭,那可真是一点都不过份。而且,我了解到这两人平时表现确实不错,这次犯罪,确属偶然所为。我认为,对这样的案件,如果只是简单的判处刑罚,无疑等于抽掉了两个顶梁柱,这两个家庭以后的生活势必会雪上加霜,社会效果并不好。回来后,我向领导汇报了所了解到的情况,并向合议庭、审委会提出了可对二被告人适用缓刑的意见。同时,为了严肃法律、教育被告人,我在判决中对二人所判处的罚金执行部分进行了变通,即通过专家测算,判令二人在一定的期限、到林业局指定的国有林场内,分别植树1200棵和1000棵,保证成活率在85%以上,以折抵二人被判处的3000元和2500元的罚金。此案在当地公开宣判后,使当地的农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也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案件宣判后仅三天,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以及全国各大媒体就竟相进行了报道,称这是“突破了法律的具体规定、但又没有违反法律的基本原则,是一个充分体现了人性化执法的典型案例”。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赵郭海与赵志军合影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在人民法官这个岗位上,一天也没有敢松懈过。近年来,我针对青少年犯罪日益严重的状况,倡议成立了法官维权志愿者协会,并担任了多所学校的法制校长;还把多年来所获得的奖金积赞起来,在互联网上建立了全国第一家由我们法官开办的青少年维权网站。通过努力,我院六年来审判过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重新犯罪率基本为零,也使我院走进了“全国优秀青少年维权岗”的行列;我曾经在南方遭水灾时把国家发给我的伤残补助金捐献给灾区人民;也曾经先后七次救助过身处危难之中的群众,并多次拾金不昧,将拾到的上万元钱物归还失主。 

其实呢,我和大家一样,都是普通的人;我所做过的事,也都是一些很平凡的事。我所追求的呢,只不过是尽可能的把这些平凡的小事做的更完美一些。

     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曾经说过: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渡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尽管,那个火热的年代距离我们似乎已经比较遥远了,但我仍然坚持把这段话作为我的座右铭。为了人民法院的事业、为了人民的利益,尽到一个共产党员、一个人民法官应尽的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冯文科、赵晓波    

文章出处: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网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